前所未有 千亿救岛

时光荏苒, 2020开年,倏忽5个月过去了。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前所未有的提呈了4个宽恤民生的预算案………

钟少云有心,党派系无情

一开始出战地不佬国会议席,身在国阵的堡垒区,锺少云确是输少当赢的。2013年那场大选的得票虽有38,218张之多,占了48.87%的选票率,他仍然败给了盘踞此处已久的马华公会大将邱思祥。
- Advertisement -

赔上党产,还输得惨

报殇的惊天动地,是19年前的陈年往事了。怎么发生,为何发生,也全是昨日的霎那之间。当年领头前排的前辈,年渐七、八十岁;青壮之年的作者,亦一个个年已中年……

秋天不远,冬天很近

病毒逞凶,疫情肆虐,一点一滴地改变了全球的生活,逆转了大家的想法。简朴成为时尚,休闲不再是必然,旅游也不是首选。任谁都没有“管竹管山管水,宜醉宜游宜睡”的闲情了。
- Advertisement -

党内多鹬蚌,领导已心灰

回顾往事,蔡凤玲一定懂得,眼前的这一切,也只是下一届大选前的入选赛。要打的战,还没开打。一旦硝烟烧起,选情逼近,选区的争夺,地盘的分配,皆能足见人性的本质,往往都是那么一回事。

君有所求,我党必从?

设想慕有所求,点点滴滴,火箭一概言听计从,千依百顺;那么,本党的领袖,难道也没有因此顺势提出相应的诉求?若有,何以大选宣言高举,洋洋洒洒的“民主、公义、多元、平等”,只是纸上谈兵……

土团可有,还是可无?

巫统的算盘再清楚不过,只要联合伊斯兰党的力量,纵然巫统必须付出难以计算的代价:割让东海岸丹丁的地盘,弃守北马吉玻两州,虽然深耕草根的当地基层,纵然不甘放弃;只要可以入主布城,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密会慕尤丁,只谈这一点?

虚虚实实,是耶非耶,非当事人,谁知道呢?何况,土团党和行动党高层n次密谈,躲躲闪闪,遮遮掩掩,必然都有不能对外明言的苦衷。理解这点,可见刘镇东怎不早说的一面之词……
- Advertisement -

政局不新,困局依旧

丹绒比艾补选,巫伊联盟,决意携手作战,试验民意;地头的两届国会议员黄日升赢了1万5千张票,一举鼓舞国阵军心,亦顺势带动马华士气。

下一任首相,大红花主宰?

希望联盟入主布城,虽是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经年累月耕耘,锲而不舍的结果,乃至金石可镂,赢得两岸江山......
- Advertisement -

希盟要回来,镇东放光彩?

当每个人开始怀疑明天是否会更好时,市场自然有人开始怀念昨天了。那么,把昨日和今天相较,百姓如何评价,还不清楚吗?这个时候,安抚拥趸相信后天会更好,任谁都嗤之以鼻了……

希望联盟,做莫玩完

历史的画面,和现实的演绎,常有相似之处。上位之前,谁都不会计较个人的得失,排名的先后。但是,政权在手,部门的大小、官位的等级,远近高低各不同:被边缘化了,侧在一旁,诸事归零,四大皆空;坐上大位,横财都是高峰……

烧六百亿,前功莫弃

国库的账本,和家庭的收支,其实一样。目前所有,是否宽裕,还是拮据,算盘一打,立马就知道了。

错把耳闻,当作新闻

大家偏偏忽视了报馆的上上下下,才是内容的生产前线。如果编记求去,报纸不存,内容焉附?内容没了,一个个内容农场,还能转发什么吸引天下人的眼球?仅此一问,本末主次,毕竟何在,一目了然,迨无异议。

网上教学,准备好了?

尽管手机相对相当普遍,多达46%学生人手一机,但是余下的36.9%学生则没有任何可供上网的配备。器之不存,工何以善?何况,许多家庭纵然签有无限上网的配套,网速的藕断丝连,想必大家都领教了……

前有疫情,后有战情

这个首相,说来非常苦命;上任之前,一波三折,好不容易,摆平万障,宣誓就位,随之碰到病毒逞凶肆虐,所酿成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一言既出,被笑三天?

手上确实没有几张好牌,慕尤丁仓促组阁所面对的困窘,和当初希盟的马哈迪医生的处境,相差无几。

一个领导,五百戏台

出口的博君一粲,一部分出自专业知识的不足,一部分是个人常识的缺乏;两者同时兼有,则较少见……

打开锦囊,怪罪前朝

一个国家的政治体系,纵横错综,枝枝节节。

客工多风险,健康踩地雷

合法入境的客工,大约200万,余下的皆属通过不同管道非法潜入。但是,他们是谁,不知道。总共几人,不知道。住在哪里,不知道。是否通过法定的医药检测,不知道。既然大家皆一无所知,请问在座各位,下一步该如何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