势急心慌满街窜 风高酒醉一路飞

“月光光心慌慌,金马仑、士毛月补选之后,巫统、伊党高调宣告结婚,朝野不少人坐立不安。在朝的敏大人急欲推进马来议程,在野的马华、国大党则施压解散国阵,甚至另行组织新联盟迎战希盟、国阵两头大象?”

【即时评论】大马来人主义抬头?

巫统和伊斯兰通婚了!这决定不仅冲击国家未来政治走向,甚至影响即将在本周五(8日)召开的国阵最高领导层会议。马华和国大党是留?是走?必须要有很明确的立场和全新目标。
- Advertisement -

2030,你会如何记得我?

“首长先生,请问您希望在卸任后为槟城留下哪些政治遗产?”各别的记者曾多次在访问中,向我提出这道问题。
- Advertisement -

【槟城2030】愿景是理想的长期计划

长期、中期和短期,这时间线通常用于帮助我们制定愿景和实施计划,以达致我们所期许的目标。无论您是小商人、校长、保险业务经理、跨国组织的首席执行员……

《槟城2030》 你我的愿景

《槟城2030》也是一样。它不仅仅是关乎经济发展,同时也关系到人民福祉,这正是我们最紧要关注的一环。

十年挑战 我还是我

2019年伊始,社交媒体掀起“十年挑战”(10 years Challenge)风潮。人们纷纷上载自己10年前和如今的照片,并分享对自身变化的看法。

上网访民意 下网解民忧

踏入2019年之际,不管我们是政府领袖或是普通人民,我们都会回顾及反思2018年里所发生的事情,并有着可以与他人分享的故事。

阅读报告感觉良好

遵奉科学管理之名,一切机制量化了。不论目标,还是过程,乃至最终的绩效,皆要借助数据显示、测试和评估。国家教育部名下各种灵光一闪的项目,如今自然亦不例外。
- Advertisement -

全心实意为民服务

担任槟州首席部长一职已进入7个月,我已经有相当高的曝光率和经验,也是时候让我在这年终带来一些反思。

烈火玫瑰坦荡走 疾风榴花铿锵行

“努鲁、拉菲兹、凯里,朝野新一辈三领袖,似乎走在一起经常碰面餐聚、互相勉励?如果拉菲兹、凯里愿意双星拱月,推举努鲁作为未来第一位女首相人选,传说中的新党或第三势力亦能逐鹿中原?”
- Advertisement -

扎希交权仍难解巫统困境

阿末扎希交出主席职务是一个负责任的表现,但巫统如果没有在机制上进行彻底的改革,依然不会有任何赢回政权的方向,这对重振巫统及留住党员是于事无补的。

【槟城2030】首长也需情绪管理

我必需接受一个现实是,在公务员体系中,你得与不同的人合作,也得让不同的人与你合作。

【槟城2030】交给下一代领导人更强的党

刚刚过的星期天,槟州民主行动党举办了另一次的改选,从媒体报导看来,这是非常兴奋的改选。

【槟城2030】60以后,继续精彩

也许只有这些由电脑系统自动制造的生日贺卡,才能不忘记您的生日。

【槟城2030】首长—— 好坏兼“包”

无论好事或坏事,你是首长,全部都关你的事。有功可以领,出事时就需要一如人民所期待般,挺身负起全责。

首长的日常

这个早晨,我将和槟州发展机构的董事们一起到访峇都加湾。我要求安排这次的访问,主要是想考察到这个新的综合发展城镇以及槟城下一个工业区的发展情况......

掌州路上不孤独

单靠州政府本身,是没有能力取得多少的成就。我们需要促进与联邦政府、私人界及社区的合作,以为槟城的发展取得更高的成就。

【槟城2030】当首长还是当部长?

当时,我们认为的可能性有——冠英继续担任槟州首席部长,而我将被推荐到联邦政府去,或者是我担任首长,而冠英则到联邦政府担任部长。

立法清还大学贷款

为资助国內20万名学生深造大专,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平均每年借出30亿至40亿令吉。课程修毕,按照合约规章,原该还债。但是,这个问题,n年以来政府出尽九牛二虎之力,仍然头痛不已。

寒冬已至,马华民政敢问路在何方?

(槟城11日讯)在5月9日的大审判日,马华民政完全敌不过毁灭性的政治星球大战,两个拥有半个世纪历史的老牌华基政党在超级全民海啸中几乎毫无还击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