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梁结军,围攻赖营?

陈梁结军,围攻赖营?是真的吗?江湖有传,马华巴东色海区会主席陈栋良和梁荣光最近走得很近,看似结军,又不是那么确定。之前新科拿督陈栋良对后者经常到他地盘活动少许感冒,现在情势有点扭转,赖家军攻势看似慢了下来,反观陈梁卯足全力向前冲……

拉蒙和希联,假想还是希望?

终于,吉打州足球迷等到了西班牙籍教练拉蒙玛科特。球迷对这位年轻教练寄于厚望,希望他可以带领红鹰队重攀我国足坛高峰。
- Advertisement -

认错、漂白,再出发?

身在马华的姐妹,给骆冰发来一条讯息。内容是引述民主行动党领袖林吉祥2015年1月1日,在出席蒲种行动党大选备战筹款晚宴的演讲。他说,在马哈迪治理国家的时代,贪污更严重发生,不只不民主,压迫人民的举止更嚣张。所以,若大马要真正的改变,来届大选就要……
- Advertisement -

上议员这官缺,我想…

江湖有传,大选要来了,想做候选人的很多,想走后门当YB(上议员)的更不少。单是在马华公会,全国有不少过20位各阶层领袖对上议员空缺虎视眈眈……

给我一个机会,请不要拒绝

跟一名江湖老侠客聊起,马华有机会赢回吉打州两个国会议席亚罗士打和巴东色海。老侠客听后,面无表情的这么说……

提早宣布,尽早磨合

江湖有传,吉打州马华对这次党中央继续委派中央领袖到州内竞选一事感到感冒,可是,又碍于不敢直接开罪中央,转向地方行动,想通过潜移默化、乾坤大挪移招术,让那些想当候选人的中央领袖知难而退。消息是否准确,骆冰到今天还在查证。可以确认的是,他们针对的地区,正是争论性较高的巴东色海……

水来了,水走了!

最近的大风大雨让槟州饱受重击。有人说,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水患,灾民人数破万。学校被逼停课,有工厂被逼停工,被大水浸坏的家俬、物品……

你讲到很爽,我听到很爽!

听说2018年财政预算案宣布了,国阵内有不少人听到很爽,公务员爽,缴税的也有爽一下……
- Advertisement -

吉州伊党的三剑客

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吧。伊斯兰党经过这一年来的拉拉扯扯,终算有个了断,伊党正式作出宣布,来届大选不会再派遣玛夫兹竞选吉打州波各先那国席。这对一直觊觎该议席,想当候选人的领袖来说,这是好事,对巫统来说,未必是坏事。

大选11月?

最近江湖很诡异。好像山雨欲来风满楼。希联大集会人潮少了,一些希联灵魂人物最近人气跌。江湖上有人开始猜,11月15日后首相纳吉会宣布国会解散,来个出其不意、痛击希联。
- Advertisement -

赢唔赢无人知,搏到尽我话事

江湖有一疑问,马来海啸会来吗?20年前,安华站在国家清真寺和独立广场,带领数万名群众高喊烈火莫熄,很多人相信改朝换代就看这一回。1999年大选被视为国阵最大、最艰巨的挑战。结果,马哈迪医生还是笑着宣誓就任首相,国阵继续有惊无险又过一关。

看漏眼,一晃22年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首次踏足行动党总部开希联会议,讨论大选战略。马华组织秘书拿督姚炜豪在脸书专页上的留言非常有意思;骂一个人久了,下一世她会嫁给你。骂火箭一辈子,老来却依附在那个党徽下,不信报应不可以......

马车退守马房

马华在吉打州的2国4州议席,人选几乎敲定,即使是备受瞩目,最多人争取的巴东色海国席,预料也快尘埃落定。江湖上的消息是这样传的,巴东色海这个国席看以本地人无望,现在跑得最凶,最有希望的剩下两头马车;一头来自峨仑的梁荣光,另外一头则是来自吉兰丹的赖俊瀚……

捡破烂骂捡破烂

当时雪州大臣阿兹敏和莫哈末泰益都坐在最前排,彼此只间隔了3个人。江湖向来诡谲多变,其变化往往会叫人出乎意料。

粉红马车开动了!

马华吉打州妇女组终于开声了。大选可能在未来9个月内进行,吉打州的妇女组大姐陈燕珠趁着州代表大会向党发出疾呼,要求把巴东色海出战权“物归原主”,交回妇女组党员或当地妇女组主席上阵……

清官不断家务事

都说了,槟州子民是有福的,因为槟州是由能干、公信及透明(CAT)的政府管理。公信和透明,表示是廉洁的州政府,廉洁的州政府是由一群不贪污、不滥权的高官所组成。

蓝眼月亮眉来眼去

政党之间的爱恨情仇,有时比男女感情上的纠纷更难搞。你看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跟伊党眉来眼去,槟州火箭跟州内唯一的伊党议员保持友好密切合作……

谁是首相?谁是大臣?

即使行动党争取到吉打州更多议席,在希联能扮演的角色还是像风不是风、像雨不是雨、像云不是云、像雾不是雾。

政治预言家

当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打包票”,预言林吉祥会逃离柔佛振林山回归槟城竞选时,骆冰有些意外。认识和了解马袖强的人都知道,马少爷很少会作政治预言,这次他敢敢预言林吉祥会逃离振林山,不简单……

马车老爷车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上星期当绝版老爷车刊登后,有侠客专程去了居林一趟,为的就是想看看那所谓的第4辆马车是长成什么样子。探子回报,那位被传可能会飞象过河到巴东色海竞选的,只有40出头,人长得蛮帅气。叫他意外的是,有看到一名马华基层领袖跟进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