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化马华、马华矮化

有压力的是获得95%支持的那一方,你只有5%,绝对可以轻装上阵,何必对人言过于认真呢?

跟空气对话

根据记录,国会一年会召开3期会议,过去10年,每年平均开会的平均天数不超过60天。1年有12个月,60天只占全年365天的16.44%。既然天数不高,为何还是有国会议员『翘课』不出席会议?
- Advertisement -

公正党的公正

公正党署理主席之战鹿死谁手,很快就会看出端倪。原任者阿兹敏原本受看好可以轻易的将对手拉菲兹打败,但是,很奇怪,两人的票数却相当接近。阿兹敏的绝大优势变成略占上风而已……
- Advertisement -

波德申,安华的秀场

今天,波德申国会选区内的选民将作出终极选择,谁会是他们心目中的代议士。纸上谈兵,这里虽然不是安华的老巢,却是他的秀场。虽然他面对其余6人的围攻

森州土团问题多,希盟问题也不少

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走了江湖这些年,看过徒弟打师父、徒弟打师母,偶尔会看到兄弟阋墙,亲戚对打。可是,讲到原告和被告没有在法庭碰面对打,而是在补选上会面,恕骆冰孤陋寡闻,还是第一回看到呢……

1名员工开除49名老板

你看这个标题,是不是显得很压抑。1名员工开除49名老板,剩下没有老板的员工,如何面对敌军的千军万马?还好讲这话是有马的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只是,听完他这话后,很多人都说,要就赶快……

江湖乱局,政治乱流

江湖现在很乱,乱过五胡乱华!巫统在失去政权后,好像乱了方寸、失去方向。军心不稳,老大镇压不住,一个慕斯达法先行离去,阿尼法阿曼尾随在后,走了两个前部长,据说还陆续有来。

从加影行动到波德申行动

终于不用再猜了。这些日子大家都在猜人民公正党候任全国主席安华依布拉欣会到哪个选区上阵,江湖更是传言不断,从吉打州巴东色海到霹雳州峇眼色海,再到槟城的峇东埔和高渊,再下到雪州数个国席。现在终算有眉目,大家可以静下心来,买包花生,等着看好戏……
- Advertisement -

莫猴急,别着急

政坛目前至少上有3个人,似乎对于自己的未来前景有少许猴急。猴急的意思是形容急欲做某事或焦急的样子。说的是人急得好像猴子(猴子喜爱经常活动)一样不稳当。与着急为同义......

历哥华哥回来了?

我国政坛两位重量级领袖,有传都可能会在近日内重新活跃政坛。一个是马华政治不倒翁蔡细历,另外一个正是刚刚在没有对手挑战下,顺利从夫人手中接过公正党全国主席的安华依布拉欣……
- Advertisement -

无拉港输赢无所谓

江湖有传,巫统领袖和基层党员对马华这次竞选无拉港州席补选,没有使用国阵旗号有所不满和不爽。马华公会怎么说还是国阵成员党之一,怎么可以这么无礼,无视巫统这个大党……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从这次公正党署理之争来看,难免让人觉得这个首相交棒程序是否有变?还是安华不想再犯20年前的错误,从被动化为主动。

蓝眼老二之争,敦马安华再过招

这一战虽然是拉菲兹和阿兹敏对打,却被人看成是敦马和安华在背后扯线交手。

你知道不知道?

你知道不知道,林冠英和魏家祥在国会扛上了。一边是全民爱戴的林财长,另一边是骆冰喜欢的魏家祥。当然,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针锋相对,却是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以来,魏家祥首次以反对党议员互相指责……

喜欢魏家祥

马华一众领袖,骆冰始终还是很喜欢魏家祥。那天想他接受电台访问,听他说马华在国会的代表人数从35、变15再变7,现在剩下他一个人...

走后门;无所谓、看政绩!

民主行动党柔佛主席刘镇东受委为上议员,马华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魏家祥在被媒体问及此事时,直言感到讶异。以前刘镇东一直嘲笑马华“走后门”当官,意思是说输了大选,还是可以通过受委上议员入阁……

承认统考,一里路?亿里路?

吉打州足球队的西班牙籍教练拉蒙玛科特走了,上任才几个月就被送走。来的时候是备受瞩目、万众期待,走的时候像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2018年的7月3日

刚刚过去的7月3日,你在哪里?在做着什么事?你可能不会觉得7月3日有什么了不起,不过,请你看下去,你就会知道为什么骆冰今天会选这个标题……

国阵失衡的球队

江湖给国阵作了个预言,国阵未来的路可能会更难走。从当初风风光光的14个成员党,今天,回到初衷,剩下联盟初期的巫统、马华公会和印度国大党。如果马华也追随民政党脚步退出国阵,剩下国大党和巫统,国阵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希盟莫变回收场

前玻璃市州务大臣兼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的胞弟拿督依斯迈宣布退党,这个退党对巫统来说并不惊奇、更不稀奇。从1997年到2018年,巫统对这位巫统领袖不薄,可悲的是,无辜的选民往往成为退党议员的借口,每次蝉过别枝,必会有以人民利益为依归,人民真的要他过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