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

一堆土丘埋葬了南洋梦碎

浮生

挥墨勾勒创世繁华
- Advertisement -

圣芳济拾遗之黑白隐者

另一件使我不知所措的事,是当我辛辛苦苦,渐入情形,全盘投入所教的课文中时,偶抬眼,教室门外,伫立着一只黑色,或白色影子……
- Advertisement -

那失落的年代

时光被推移至约莫二十年前,我在一 家澳洲电子厂任职采购员。当时的主要职责是为那家电子工厂购入生产线所需的电子物料……

“回首五十年”之一:海天社一哥——萧艾(1962-1972)

上世纪60年代,大马文风鼎盛,大山脚更是北马文学重镇,出了很多文人。其中1名响当当的诗人萧艾,原名赖南光,是大山脚名中医赖觉庵传人……

给T

那最初的,觉醒自谎言圆润着另一轮谎言

大雨

雨滴刺伤玻璃窗口你说 再不关紧便能养鱼了

回首五十年

何包今年65岁,移居狮城已经3年。平日除了含饴弄孙之外,周末有空就到丹绒巴葛的联络所,和一些乐龄的朋友吟诗弄词,练习书法,打发日子,乐在其中……
- Advertisement -

圣芳济拾遗:校舍

初到圣芳济,对其执行的仪式,实说是有点不知所措。入学钟7.30分敲响,但正式上学是7.45分。这15分钟是诵经时间,由公众广播系统转播至每一间教室……

桐花窗

从国外归来有段时间了,久伫树下,无意间成了我的习惯。当母亲过来招呼我,总得调侃我的痴傻,我这才知道在当地人眼中,这充满乡意的桐花很是平常……
- Advertisement -

黑胶碟

时光匆匆流逝,物是人非,谁在一个雨后的下午,静静坐在躺椅上,听那唱针在密纹胶碟声槽上每分钟旋转33.5圈,喃喃细诉旧时代那说不尽的余音袅袅……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许久没有舌头……

病·亡

知觉何时何地的闪失招惹霸气的细菌在嘲弄和狂舞

叻沙

小时候,小舅是卖叻沙的,少年时,母亲也曾经一度卖叻沙。那时候放学后中午回到家,都会帮忙母亲推着小贩摊档从五条路推到八条路网寮叫卖,往往也就四五个小时就卖完了……

剩下二十一世纪

21世纪临盆,我早已计划:……

共明月

轻啃餐前面包我想着晚餐的鱼

郑羽伦诗二首

夜里读雨/你坐在照片里看海

雨景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从大雨倾盆到细雨纷纷,总之今天就是一整天都在下雨。外头的世界都变成了灰濛蒙一 片。像是被雨点分割成千百万分,同一座镇子,在雨中显得零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