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这个标题就是向你提一个假设性的问题,森美兰晏斗州议席补选,公正党决定全力出击,派出“爆料天王”拉菲兹挑战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这么一场强强对碰的竞逐,你可有期待?坦白说,骆冰不只期待,还是极度希望呢。

据说,拉菲兹确实是名列候选人名单内,只是出战意愿不强,因为他对谁竞选心中已有“所属”,而且他支持的那个是他的支持者。之前,安华毫不掩饰,希望可以让拉菲兹在这场战役中上阵。尽管这项建议引起部分基层党员反弹,回归公正党遴选候选人程序和决定权,基层意见会听,未必会跟,最后还是要大家尊重党的决定。

让拉菲兹出战确实会增添这个补选的看头,使到变数多样化。试想想,若拉菲兹成功击垮莫哈末哈山,那个效应会有多大。说穿了,若说希盟有压力,国阵的压力更大,尤其是现在已经公开认了伊斯兰党这个爱人,巫伊合璧,哪有不胜的道理。更何况竞选的那个可是巫统最大的那个,若有闪失,那可怎办好?

拉菲兹就不一样,输了没事,他是安华最疼爱的弟子兵,输掉晏斗,他还是有机会在其他地方东山再起。他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搞好党务,辅助安华,不可以让阿兹敏威胁安华的未来。

- Advertisement -

现在成绩是4比2,基于这场补选是在巫统强区,莫哈末哈山的老乡,巫统自然占有先机、有优势。希盟在连失两城后,士气肯定有些受挫,反观巫统和伊斯兰党,连下两城,那种雄心壮志可想而知。所以,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这么说,有没有华人票都没关系,只要拿下最大票仓马来票,江山就稳稳。

好,就算是这次巫伊连手,让巫统保住了晏斗,把公正党打得落花流水,那些空有开明外表、实际上骨子里极度极端的巫统领袖,眼里肯定更肯定不把非马来票看在眼里。断定只要保住马来票,就有机会再度入主布城。当然,这也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

巫统内有很多领袖已经对马华看不下去,失去政权更让娇生惯养的领袖们更加不耐烦,凡事干嘛要顾虑只剩一国一州的马华在那边“阿吱阿咗”。马华如果在巫伊联婚后还跟国阵藕断丝连,网民会把马华骂成怎样?静静很久的林冠英逮到机会开口了,又再逼马华离开国阵。何必去理人家家务事呢?理好大选承诺何时落实不是更好吗?

晏斗补选,无关森州政权,却对巫统、对公正党都极为关键。莫哈末哈山从2004年开始,他便在这个地方定定做了4届州议员。生于斯、长于斯,要是一个不小心马前失蹄、阴沟里翻船,那还得了?要是输了这场补选,他会不会作出惊人宣布,退出江湖?别傻了,假设性的问题来的,不要认真。

但是,假设如果成真,莫哈末哈山真的退隐返乡,巫统怎么办?会让正在休假中的正牌主席阿末扎希回航?从3名副主席中再选一位来代为执行主席的职务?又或者进行中央重选,再选出新的领导层?又或者,“我们的老板”回来了?听我说,就像听希盟的大选承诺那样就对了。

- Advertisement -

政治无非是数目游戏,行动党虽然赢不了金马仑,国州议席丝毫未损。土团党虽然在雪州少了一个州席,却在东马的议席大幅度增加。土团党的势力正慢慢的通过吸星大法壮大,公正党可不能小看这个增长。盟党在借力使力,即便安华在明年接任首相没有悬念都好,晏斗州席总是有它独特的意义存在。

这里的选民架构极为混合,非马来人占了超过40%,非马来选票跟希盟是紧紧依靠,只需要再从马来选民中拉一些过来,公正党就有机会突破国阵的垄断,才会对这个议席耿耿于怀。非马来选那边要是跑了票呢?

拉菲兹若竞选,会有很多人期待。如果这个假设性的问题最后真的成真,那这个补选会是继安华竞选波德申之后最具份量的补选。补选结果会决定巫统和伊党之间合作的延伸度。虽然,很多人都说,公正党输不起,不如这样看,大家都想赢,那是一场关键指标,输赢都变得重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