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硝山区国会议员纳兹里踢到铁板了。骆冰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发表极端、敏感、粗俗、会挑起华裔同胞不满情绪的谈话。以后,如果纳兹里觉得有这个需要,他即使再讲一次也不出奇。

纳兹里最近发表的关闭华小和淡小言论,以及质疑非穆斯林为总检察长、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和财政部长事宜,是政治领袖惯常的手法。纳兹里或许以为在补选时讲这段话,可以替国阵加分,通过煽动来争取到多一些马来人支持。只是,他选择在错误的时机,讲了不对的话,反而再让自己陷入争议氛围内。

在希盟政府主张的新马来西亚大精神下,只要是认真履行职责,符合廉正不滥权精神,即使是没有使用《可兰经》宣誓就职也没有问题。难道利用《可兰经》宣誓的人就不会做出有违教义和国家法律的事?若纳兹里真的认为可以,那只能请这位具有律师资格去法庭或反贪会查证,涉嫌贪污滥权是什么人多。

这点是不需要去争议,更不需要粗糙到利用断章取义来蒙蔽,企图鱼目混珠来拉拢选民支持。其实这种有意识不讲实情,省略或断章取义、跳过不提华裔曾担任过财政部长的言论和行为,才是可耻的。绝大多数人民都支持能者居之的大无谓精神,只要能把工作做好,就没理由去质疑非穆斯林政府高官的廉正。

去年,这位巫统领袖开腔批评郭鹤年为“反咬主子的狗”,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你叫骆冰说出那个形容词,老实说,舞刀弄枪可以,粗俗的话还是会脸红。

- Advertisement -

这番言论引起千层浪,很多人都骂纳兹里,也没有几个巫统领袖敢替他解围,直到郭鹤年较后发表没有资助过行动党的声明,黄家泉等马华及华团领袖纷纷快马加鞭,要求纳兹里道歉。但高傲的纳兹里那会这么容易屈服,他不仅表示不会向郭鹤年道歉,并指这单纯是因郭鹤年没在第一时间出面否认指控而引起的风波。

那个时候,纳兹里是意气风发的,他当时表示高兴郭鹤年能否认有关指控,并指黄家泉的言论愚蠢,不需要黄家泉教他应该怎么做。道歉对纳兹里和一些行事嚣张的巫统领袖而言,是违反原则、有损颜面的事情。除非顶头上司指示这么做,碍于老大指示,他们就会敷衍了事。

纳兹里的目中无人不是今天才有的,因为他来自强大又强势的政党,以前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前面有巫统一众领袖帮他开路,后面又有巫统大军帮他垫底。这次情况不同了,他发表的谈话不只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不认账,就连他的前上司慕尤丁也挑战他通过法律程序,起诉希盟政府。

莫哈末哈山第一时间站出来厘清,无论是基于补选的敏感期,或是考量到接着就论到他要亲身上阵的晏斗州议席补选都好,他的言论是值得赞扬的。

- Advertisement -

如果马华目前跟巫统和国大党的合作关系是建立在国阵基础上,那就应该回归当初的精神,纳兹里应该在国阵内受到对付。纳兹里的罪虽不致死,却也暴露出他并不适合担任国阵总秘书,这个职位应该交给开明而不针对,开放不极端的领袖来担任才合适。骆冰觉得马华现任总秘书周美芬是不错的人选。

纳兹里64岁了,这个岁数在政治上来说并不老,却也不年轻,只能用政治术语来形容;刚刚好。只是,当那位92岁的老人家二度拜相之后,政治领袖的生命似乎变得更长了。如果顺顺利利,安华应该可以在73岁前当上首相。要是政治都是那么顺顺利利,那该有多好。

这个5月就要引来纳兹里65岁。如果顺顺利利的过完这届国会任期,他都年近70了。历任正副部长,难道还不够吗?难道还要复制六、七十年代种族极端主义来借尸还魂?像纳兹里这种闲来无事就制造是非,会让国阵被选民扣分的领袖,能弃则弃、能流放就流放。#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