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最近,带动《我的老板》(Bossku)这句潮语的纳吉,闲来无事又往士毛月跑。据说,他每到一处都会掀起一阵旋风,很多选民都会跟他互动频频。

纳吉现在不只是网红,他的一语一言、一举一动更得到选民的附和。他变成人民代言者,经常批判希盟政府的政策。每个批判褒贬皆有,你会惊讶的是,他真的开始在网络上受落,这情况若是在去年4月和5月间是很难或者应该说是不大可能会出现的。

只不过是9个月,变化怎么会那么大?这位被称为盗贼的好像慢慢在网络世界受落,难道大家都忘了他曾经做过的事?

这场补选,优势是在土团党那边。很多人都不看好纳吉可以撼动希盟在这个议席的地位,但是,纳吉带起的“怪风”却让一些希盟领袖觉得不是味道。纳吉固然无法凭己魅力让士毛月变成国阵的议席,希盟可也不希望因为纳吉的出现让多数票变得更少,一旦这局面出现,只会助长纳吉的威风,证明他的号召力就如白蚁般在慢慢吞噬希盟的影响力。

- Advertisement -

土团党才摩拳擦掌想进军沙巴,自然不想在伸张版图前夕马前失蹄。士毛月的胜负跟雪州政权一点关系都没有,却跟政治颜面有很大的关系。土团党在这场补选是可以输,却是输不起。国阵想在这场补选中争取胜利,却也明白那是说比做更难的事情。既然如此,何不放开来打,能拿多少就拿多少,重要是拉低多数票。

在敌强我弱的时候,千万不要妙想天开,要认清事实。反对党的精神就是这样,无论你的背景是什么,当打不赢的时候,你只要可以拉低对方多数票,精神上就是赢了。

因为有纳吉的搅局,候任首相安华依布拉欣不敢轻敌,最近频频在选区内出现,积极为竞选的盟友土团党候选人造势,面对纳吉挑起的议题,他用词谨慎、避重就轻。如果一切顺利,他应该是在一年后就会是我国第8任首相,等了这么久,这迟了20年才来的春天,他自然不想搞砸。

骆冰不想说安华和阿兹敏这么卖力是演出为了争宠或是加分,给盟友站台是盟友应尽的责任。只是,江湖在传安华任相有变,阿兹敏伺机而动的时刻,看到两位公正党巨头于土团党忙进忙出,人家多想也情有可原。只要是没有坐上首相这个位子之前,没有人可以说他是稳稳的,不然20年前的局势早就变了,哪需要等到20年后。

水开了,雪兰莪士毛月州议席热了!希盟政府在补选投票前夕宣布几项惠民政策,从3月1日起降人头税、4大道收费站将分时段免费。然后呢?还会不会有其他让人民老板听了会高兴的宣布?当然,这些政策未必是跟补选有关,土团党在这个议席是稳稳的,稳如泰山的地方哪里需要用糖果来唬弄选民,只是一切都是那么巧而已。

- Advertisement -

想当年,国阵执政时,若是在补选前夕有这种类似宣布,反对党肯定说它是糖果政策,叮嘱再叮嘱、提醒再提醒,小心这是先甜后苦的政策。那些年,逢补选或大选,反对党一定会说这是一场极度非常又万般不公平的竞逐平台,现在不同了,这是公正的竞选,政府的惠民宣布是时机上的巧合,跟补选是没有关系的,反对党就不要太多心。

很多人都认定,土团党要保住士毛月没有悬念,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江湖就不同,一位前首相和候任首相都来了,二度拜首的首相会不会也像金马仑国席补选那样也去呢?如果敦马都来了,何止是一句热闹可以形容,大家都在等看输赢,江湖中就有些好事之人,把这场补选看成是选民魅力争宠的舞台,是安华受落?纳吉崛起?还是敦马定定稳大局?

今天的纳吉像奇兵,也像突击员,爽爽就出现,让这个议席增添看头。奇兵使用的招术未必会让你取得胜利,只是突击本来就是要打击,若是可以借由打击而取得突破性成绩,情形就大大不同。大家都在等着看戏,看看结合现任和候任首相的希盟能争取到多少张支持票?而那个以前注重排场,现在爱上打游击的纳吉又能给国阵候选人笼络怎样的支持力?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