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承认统考这回事,华社普遍上已经不再像大选后那么强烈期盼,因为大家都接受一个政治现实和社会事实;承认统考不是民主行动党说了算,而是在于马来社会的认同和接受。

如果马来社会尤其是马来学者觉得承认统考没有问题,不会对马来文的国语地位构成威胁、剥削土著权益、影响土著在这个国家的经济和老大地位,那这个事情就很好办。可是,若马来社群还是对统考有所感冒、敏感、恐惧,即使是有史以来最强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曾经在大选前说过,承认统考不会拖泥带水都好,有些事情在处理上,还是必须谨慎和小心。

大家都晓得,承认统考从过去到现在,最大的阻碍来自于马来学术界、马来人政党、马来学术团体和马来人非政府组织。倘若承认统考不需要拖泥带水、咬文嚼字,当敦马哈迪医生还是第4任首相时就解决了。在任22年最大的阻力,来自那里,敦马知道,行动党一众领袖也了解,承认统考这么容易处理,马华早就处理了,那里需要等到敦马再任首相才可以落地开花、圆满解决。

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说,马来人至今仍以为承认统考将威胁他们的地位,虽然这不是事实,但是行动党也不能忽略。如果承认统考课题不顾及马来族群的感受而一味孤行,这将会让有心人士煽动种族情绪,导致希盟只做了一届政府就会倒台。

- Advertisement -

承认统考确实不难,只是因为里头牵涉政治干预,容易变成复杂。当教育课题变成政治议题,本来三拨两下可以解决的,就必须再耗上一些时日。在这艰难时刻,政治人物会继续在承认统考课题上咬文嚼字,华社必须咬紧牙关。一旦动党成功顺利在来届大选前,做到国阵执政60年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只能说马华公会肯定咬牙切齿。

可是,如果希盟答应的承认统考到了来届大选还是悬而未决,华社会不会悬崖勒马,转头支持国阵?华社对天秤、马华或民政党的不满何止是一个统考而已。如果国阵做得好,不让华社有所牵挂,华社对国阵必然是牵肠挂肚,那里会变心。要是说希盟不落实承认统考,希盟就会倒台,对于这个说法,骆冰反而觉得,大家都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马华公会的领袖们个个玉洁冰清、思路清晰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不承认统考未必会让希盟大量跑票。如果不承认跟华裔选票是相等的,马华不就早跨台,那里还需要等到2018年。华裔对于本身的不满,是很主观的,可惜,偏偏就只有行动党懂得直挑华裔最敏感的神经线,反倒是宣称代表华裔的马华常常摸不到边。

华裔对希盟是有少许的失望,相比跟以前对国阵,失望更大!林吉祥敢说,行动党现在所做的是为了更大的格局,以及更长远的目标,不只是承认统考,其他大选承诺也会逐一兑现。华裔还是会接受的,罗马都不是一天可以建成,你怎样寄望希盟在9个月内就能把全部问题都处理干净?

- Advertisement -

今天只要有非华裔政治领袖出席的集会,他只需要在台上讲几句华语、秀几句方言,台下的华裔同胞必定是热烈回应。因为华裔内心有太多的空虚和不满,你只要做一点让华社看了舒服,感受到你真诚的举动,一下子就可以填满那些不足。不然,敦马何必再任首相后也来秀秀几句华语,这场景可是他过去22年来很少上演的。

敦马讲华语,确实是很少见。至少在他当年任相的那22年,几乎是少之又少。今年的农历新年,他给华社带来了惊喜,看似很容易被几句华语满足,却又好像有很多不满的华裔还是乐见其成的。只是大家不知道的是,敦马当年在亚罗士打开诊所,简单的福建话他是听得懂的。

承认统考这段路,到底还剩下多远的距离?曾经有位强势领袖,言之凿凿的说,愿意扶着马华走完这一里路。回头再看有史以来最强的教育副部长说过的话,似乎一切已变言之过早了。骆冰宁可相信,有行动党的希盟言之成理、言之必行的政府。只是承认统考这条路,还是要回归林老所说的,希盟所追求的是永续与长期性政策,惟有获得各种族的同意,才能达致此目标。#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