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好多年前,有个新春广告曾经一度引起华社热议: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做戏?对于这个广告,老实说,骆冰开始模糊了,只对这句对话比较有印象。

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都晓得这句话: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行走江湖自然要重情重义,却也必须懂得逢场作戏、才能逢凶化吉。如果说江湖太险恶,政治也好不到哪里。这戏要怎么演下去,还要演得即高级又不俗气,这是门学问,需要终身学习才能在累积经验后,演得丝丝入扣,完全看不出你是在演戏还是真情义。

这里就不跟大家提名字,你看在政治圈打滚了大半辈子的几位老前辈,什么时候演戏、什么时候扮萌、什么时候来真的,有时还真的叫你雾里看花。现实不是做戏,人生就只有那么一回,剧本不合理可以改了重拍,政治手法不合理而照样做,有时可以蒙骗过去,有时失手要栽跟头。

新科公正党主席安华依布拉欣会不会是因为过度担心自己当不成首相,在处理党内问题和人选排阵上,给人排除异己的感觉?安华确实在人选安排上有做到海纳百川,有署理主席阿兹敏的人,还有拉菲兹的支持者。当然,更重要的是,还有拉菲兹本身。因为拉菲兹的队伍几乎是整艘船被打翻,那些输了党选的却还是获得党的委任,还身居中央或州高职呢。

- Advertisement -

真正的民主精神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可是,在一些州属,受委为州主席的不只是输掉中央竞选,连竞选区部主席都打不赢,有官职无党职就那么一下子,回归的时候竟然是州主席还有儿子受委为青年团团长来扶持。这是民主? 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当然要尊重少数。

过去,安华说公正党的内部没有问题,旺姐说没事。拉菲兹也说过,只要党选一过,大家就会回归。再怎么强调回归都好,还是否认不了的是内部斗争持续延烧。终于他忍不住了,在公正党2019年新年晚宴致词时公开训诫一些党员停止“演戏”并遵守党纪,他绝不容忍任何党员触犯党纪。

结果,阿兹敏派系的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就投书媒体暗批安华。她在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发表全版长文,不点名批评“某党领袖”专横、不尊重基层及背叛民主。不过,当媒体向执笔者询问时,她否认在写安华,并不是在指控公正党,只是发表她的个人见解和观点。

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做戏?祖莱达的文章确实没有点名她所批评的那位领袖来自哪个政党。不过,文章中所提到的党选机制及党主席在委任一些特定职位的职权,你说她不是在批评安华,难道是在说纳吉?社会在走,行情要有,只有走在行情前端的才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 Advertisement -

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应该做戏,就应该把问题摊开在桌面上来谈。拉菲兹是安华的亲信已经不是秘密,拉菲兹打输署理主席,还是能以受委副主席出席中央会议。大选有官司在身不能上阵,安华就设法给他找个上议员空缺,让他后门进场,说不定还可以后门当官。

这一切,阿兹敏看在眼里,他的团队也瞧不下去。阿兹敏如果不把他和支持者的不满给表现出来,怕是会出现众叛亲离。或许安华觉得拉菲兹没有任相的野心,只想为党国献力。骆冰只是想说,康熙的皇子中,以四子胤禛(也就是雍正)最会演戏,为了显示出自己对于皇位没有念想,在雍亲王府自封为“天下第一闲人”、“破尘居士”。

雍正执意塑造“淡泊名利”的形象,还写过“都道五湖烟水好,何如蓑笠钓汀沙”这样的诗句,显示自己看破红尘,对功利的不感兴趣。他翻画《耕织图》,并将其中的人物画成自己与福晋的面容,表示自己对田园生活的向往,以及对农业耕作的兴趣,最后在畅春园取得皇位的,不是康熙最爱的太子,而是“破尘居士”雍正。#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