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对于政府表现,人民是没有什么耐性的。既然作出的决定,自然要看到国家有所改变,想马上看到成绩。

2018年来到尾声,全民对希盟政府过去8个月来的表现褒贬有加。对于一个刚刚夺取政权的新政府而言,在揭发前朝政府所作出的各项努力,表现是叫人激赏的,甚至比人民想像中的表现更为积极。然后呢?新政府是不是已经成功恢复投资者对我国的信心,让他们回来投资?

过去几个月,全民爱戴的财政部长林冠英对马华公会和前朝政府,火力全开,不间断揭发贪污弊端案件。从一马发展舞弊案的卖力,到对准拉曼学院和优大的拨款和学费问题,他都不停的穷追猛打。全民都知晓,财长是在首相敦马哈迪指示下行事,只是,疑问还是来了,主力放在揭发前朝弊端,一昧的揭发对于提升国家整体实力和经济表现,似乎还没有看到成效。

我们知道,为了这个国家,政府确实有做出很多改变和努力,只是很多时间,一些部长的表现却叫人匪夷所思,似乎放着大事不做,专做那些有的没的事情。新政府的表现给人民一种错觉,大选承诺可有可无,却又继续的把治国主力放在挑剔前朝的行政弊端,似乎觉得让人民反前朝的情绪继续保温,比起股市出现熊市更重要。

- Advertisement -

当时任槟州首席部长的林冠英面对百万保释金案件时,全民都把矛头对向当时的政府。轮到前首相纳吉面控的保释金,条条都过百万令吉时,人民其实已经麻木了。人民开始纳闷这些案件不知道要拖多久,更叫他们忧心的是,这些案件持续到最后是犯错的人会面对制裁,还是法庭审到最后又不了了之?

终于,一度被政府征召回锅救国的前财政部长敦达因也忍不住,开声了。他希望政府不应一直再把过错指向前朝政府,反之应专注在落实于全国大选前对人民所许下的承诺。新政府不能重蹈覆辙,必须从现在开始努力工作。

对于政府表现,人民是没有什么耐性的。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子,投票前夕突然都回国来。为什么?因为人民知道国家发生什么事,他们都担心,如果再不能顺利换政府,他们实在无从想像国家会变成什么样。既然作出的决定,自然要看到国家有所改变,想马上看到成绩。

败走公正党署理主席的拉菲兹也说,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支持率在过去6个月下降了53%,从6月份的72%降至19%。有鉴于此,他向首相发出警告,在个人评级下降的情况下,显示人民对希盟的表现已经失去耐心。

根据民调显示,敦马和希盟政府的支持率严重下降,这主要是人民对希盟政府无法降低成本和兑现承诺感到失望。每个族群的支持率平均下降20%,其中巫裔(66%降至45%)、华裔(87%降至65%)和印裔(84%降至64%)。敦马的支持率在过去6个月下降了53%,从6月份的72%降至19%。

相比与希盟政府执政百日,默迪卡民调中心公布的民调显示,三分之二(67%)的受访者给予新政府正面评价;首相马哈迪也获得71%受访者的认同。在对希盟政府的正面评价当中,79%的华裔选民感到满意、印裔则有89%、沙巴和砂拉越土著62%、马来选民的满意度也有58%。

- Advertisement -

民意下跌是警告,当年民进党在台湾选举取得大胜,大家都记得很清楚首位女总统的第一场胜利演说,不断重申谦卑再谦卑。今天,民进党表现如何?一场韩流就把民进党多个堡垒区横扫出街。台湾民意基金会在圣诞节前夕公布最新民调,蔡英文总统声望持续探底,仅剩24.3%,又见历史新低。

2018年走到尾声,全民都寄望在全新的一年里,新政府的表现可以脱胎换骨。绝大多数选民已经接受,国库空虚,有很多要求是可以暂缓一些时日再实现。当华社已经不太敢寄望能在2018年内,获得今年答应的拨款,更已经把承认独中统考暂时放诸脑后,可以看到人民对新政府是极尽的宽容。

骆冰在想,如果来届大选,选民思维突然提升,对事不对人、对国不对党、对未来不对历史投票,那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局面?可惜,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人民对前朝不懂得宽容,现任政府也不会对前朝宽容。当人民决定制裁现任政府,显示他们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