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土著团结党党魁敦马哈迪医生说土团党不会东渡沙巴,让沙巴民族复兴党松了一口气。但是,不东渡不表示土团党就完全放弃沙巴州政治,土团党不会在沙州设立政党,沙巴人可以选择他们的政党。言下之意,我不会去你那边开分行,但是,那边还是会有我们的代理。

骆冰还是那句,一个人如果强势惯了,突然要他转当弱势领袖还真的不容易,需要的不仅是时间,还有空间。他曾经统领占据国阵半壁江山的巫统,很多事情他说了就算,你即使有意见,还是可以说来看看。来到希盟,一下子从第一大党变成第二小党,虽然首相还是由你来当,个中滋味,敦马非常清楚,一点都不好受。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巫统领袖跳船,一下子,巫统变成了铁达尼号,快要沉了,再不跳就要跟巫统抱着一起死。如果说,巫统领袖出走跟敦马或土团党没有丝毫关系,不是骆冰不相信,实在是难于置信。可是,敦马已经93岁了,他未来还有几年时间,没有人知道。你看他近月来的种种动作,你说他愿意屈服在公正党之下吗?

离开巫统的领袖,大体上都是出自于保住自己的政治生命和利益,间中有人是担心反贪会查查下会查到自己身上来。他们说为了民族和宗教,这些理由你们听了就好,千万不要相信,有哪个退党的领袖不是提这些的。你要相信他们讲这些,不如相信希盟或土团党是具有神速效应的漂白机械更好。

- Advertisement -

你看敦马给退出巫统的国州议员或领袖开出的条件,其中有两项非常叫人玩味;第15届大选不能上阵竞选和不是纳吉的朋党或支持者。其他条件则有不能出任任何职位或党职,没有涉及不当行为或法庭案件。说真的,没有得在来届大选出战,对那些突然决定跳槽的巫统前议员或领袖并不是重点,只要不被秋后算账,其他的都可以好好的谈。

不是纳吉的朋党或支持者,这个是理所当然。全部人都知道敦马和纳吉这对政治父子,至少短期内没有什么机会修复关系。当前局势很明显,现在若不赶快跟巫统、纳吉、阿末扎希和一众负能量的人和党厘清关系,表明自己觉悟、悔不当初、表达对希盟政的忠心,难道跟那些会被对付的人靠在一起就很安全了吗?

因为敦马咄咄逼人,巫统领袖全无招架之力。阿末扎希曾经看似很强势,原来竟是如此不堪一击。敦马两手轻轻一拂,接近70年的巫统大树就被吹歪了。树上的猴子看到大树随时会倒,当下有两个选择,扭转局势或是另觅新树?前者,需要毅力和决心,可惜巫统领袖很缺乏这些,都选择了最直接的后者。

- Advertisement -

巫统领袖纷纷过档土团党,确实可以很快就把土团党扶强,站在民族立场和宗教利益,巩固土团党确实有助于稳固马来社会的力量。希盟虽然现在执政了,却不能否定还是有很多人支持巫统,为什么?因为他们相信巫统是保马来人的,巫统才是真正的土著政党,这个地位不是公正党或行动党可以取代的。

只是众多领袖之中,全部都是清清白白当官的吗?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允许土团党没有节制的接受前巫统领袖,行动党和公正党可真的是这么轻易又乐意?政治本来就是数目游戏,土团党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却让人觉得好像是有人是扮假盲;眼不见为净。

像这个来届大选禁止上阵的,骆冰始终认为这不会是绝对的决定。以希盟政府反反复复、朝令夕改的记录,现在说不让你打未必是最后决定。重要的是你在加入土团党后要品行良好,不可把巫统的疾病、陋习、歪风、贪污、滥权和腐败带入土团党,5年后,只要品学兼优,还是有机会获得假释出关竞选。如果把你拿走会导致那议席失利,那当初又何必辛苦把你招揽入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