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看来江湖说得一点都没错,巫统正慢慢走向濒临瓦解的局面,而土团党东渡沙巴的计划预计会紧随着一众巫统领袖党而更显得事半功倍。这也再次印证,敦马的扩军大计已经深透整个马来西亚。

土团党本来只是属于小党,在敦马这位强势领袖领导下,一直不断的集结力量,我们看到已有不少巫统领袖加盟。有消息说,这情形在迈入2019年陆续有来,可能会见证更多来自巫统和小党领袖竞相加入希盟,至于是不是选择土团党?只能说那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首选政党。

如果敦马决定让土团党东渡,自然会叫人想起27年前巫统东渡沙巴的故事。当年巫统东渡沙巴只用少过5年,就收拾掉曾经叱吒沙巴风云的沙巴团结党,让这个政党从大党变次线,土团党这次进军风下之乡只是想支援沙巴民族复兴党?纯粹巩固希盟政权?还是有计划性的想取代这个盟党成为沙州第一大党?

沙巴州的政治是很奇妙的,把话说得难听些,这里是政治青蛙的大本营。如果要讲得比较掷地有声、有条有理,应该说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这里的俊杰们经常会作出叫西马人难于理解的决定,这次来个大翻转,走的其实不只是4位国会议员,这还不包括前外交部部长兼金马利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尼法。

- Advertisement -

巫统东渡沙巴始于1990年大选后,时任沙巴首席部长拜林领导的沙巴团结党和东姑拉沙里的四六精神党结盟,在大选提名前退出国阵,令马哈迪医生措手不及,沙巴州的政权随即失去。这事件让敦马耿耿于怀,1991年即启动巫统东渡沙巴计划。接下来的故事就不需要骆冰再说,沙巴成了巫统的天下。

土团党在大选后只有13位国会议员,前巫统最高理事会兼资深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之后,前巫统峇眼色海区国会议员诺阿兹米尾随在后,还来个1带4,让土团党国会议员一夜之间从原有的13人增加至15人,还无端端多出4名上议员。这种加人法是最直接又不需要浪费太多人力和物力。

现在沙巴州又有5位国会议员、9位州议员,外带2位上议员退党,全数13位民选议员和2名委任议员,这些人会加入希盟的哪一个政党?江湖有传,他们可能是土团党东渡沙巴的主力推手。更叫人惊讶的是,之前为了护主而不惜对着敦马干的前部长沙烈赛益,前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也名列退党名单内。

骆冰说过,看到曾经贵为首相的纳吉和夫人罗斯玛,从大选后就一直要在反贪会和法庭两头忙,是会叫一些人不寒而栗的。先是前首相夫妇,接着是曾任副首相的阿末扎希,还是多位前内阁部长等着被召见、要求助查,这个场景不是很多人可以接受、乐于接受,更甭说敢敢面对。

尤其是对那些几十年来安逸惯了的政治人物,若没有一定的定力,是很怕被政治报复或打压的。政治本来就是数字游戏,你如果不想因为他犯的错被数据化,那你只能选择数据化对方,增加对方的筹码。对方不是说了吗?只要你真心悔改,弃绝巫统,假于时日就可以洗脱身上的罪恶,随便加入希盟任何一个成员党,就能获得政治重生机会。

- Advertisement -

沙巴州的那群领袖决定退出巫统,不是偶然发生,而是在跟首相敦马见了面后,有所顿悟才决心悔改。表态支持首相和沙巴州首席部长沙菲益阿达。今日的退党是表达他们已经跟充满罪恶的巫统切割,接下来就是“冷静期”,好好考虑和探索自己未来路向,决心归顺就要提呈表格,不想再跟政治有所挂勾就好好的退休享受生活吧。

目前没有退党的沙巴巫统议员,国会议员仅剩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拿督邦莫达,州议员只有前沙巴首长兼双溪西埔架州议员丹斯里慕沙阿曼。前者已受委为巫统沙巴州联委会主席,他会不会是第二个哈芝芝诺,当了州主席后还是选择跳船?

情况最为暧昧还是后者,他的儿子哈菲兹慕沙(实宾丹国会议员)是其中一位退党者,他的弟弟阿尼法已经是独立议员,慕沙阿曼步上他们后尘的日子还会远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