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有买有送,好交易?前巫统峇眼色海区国会议员诺阿兹米除了宣布加入土团党,还外带4名上议员加盟,一夜之间让土团党在希盟的代表人数“激增”。国会议员人数从原有的13人增加至15人,还无端端多出4名上议员。

你问那些经常在巴刹或超市游走的安娣安哥,最好的交易就是有买有送。跟诺阿兹米一起加入土团党的4位上议员,虽然不是名气掷地有声的领袖,但是,背景却是绝对不容忽视,其中一人是雪州泰裔社会领袖,另一人是彭亨州的原住民。他们的加入不仅是提升土团党的势力,也预计可以协助土团党打开更多区域领土。

阿南是一名泰裔领袖,来自雪州。他是在2016年12月15日受委,任期即将在明年12月15日结束。拿督依沙阿都哈密代表原住民受委,来自彭亨州,2016年4月18日受委,任期将在2019年4月17日结束。其余两人来自巫统。

拿督斯里凯鲁丁来自雪州,拿督莫哈末苏海米来自吉打,两人是第2届出任上议员。凯鲁丁是在2013年10月7日首度受委,2016年10月7日继任,任期即将在明年10月6日结束。苏海米是通过吉打州立法议会推荐出任,2014年5月21日首次受委,2017年5月21日任期结束。2017年8月15日再度被推荐连任,任期即将在2020年8月14日结束。

- Advertisement -

曾经有人说,诺阿兹米在选区内的表现并不特出,也不是深获非马来社会的欢迎。他这次一出一进,更叫一些选民反感。在今届大选,诺阿兹米只以172张多数票击败伊党女候选人罗哈雅峇卡。他较后宣布退党,保持中立议员身份,直至11月28日宣布加入土团党。他是继前巫统最高理事会兼资深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之后,第2个宣布加盟的巫统议员。

而今政坛更为关注其余3位前巫统议员的动向,旅游及文化部前副部长兼马日丹那国会议员拿督玛丝艾米雅蒂,前外交部部长兼金马利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尼法和霹雳州武吉干当国会议员赛阿布胡先哈菲兹,会不会紧随两位前同僚之后,在近期内宣布加入土团党或是希盟其他成员党?

在这之前,纳闽区国会议员拿督罗兹曼(54岁)在今年10月11日宣布退出巫统后,加入沙巴民族复兴党。

巫统在今届大选共赢得54个国会议席,虽然痛失政权,但保有“国会最大党”和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地位。然而,巫统随后出现退党潮,退党趋势在6月30日巫统党选后更为严重。两位资深部长慕斯达法和阿尼法先后与巫统划清界线。今年10月,又有一名来自沙巴州的国会议员宣布退党,使到巫统的国会议席从54减至48席,拱手把国会最大党的地位,交给公正党。

诺阿兹米的1退带4走,给马来政投入震撼性的余波。网民对土团党慢慢、有计划性、相信又有策划性的接收来自巫统的议员,跟安华即将接任首相或多或少有关系。骆冰不只一次说过,二度拜相的敦马哈迪医生绝不会甘于担任弱势首相,他必定会设法巩固土团党的地位,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即将接任党领导层的二线领袖。

- Advertisement -

听骆冰在公正党内的姐妹说,基层领袖对于敦马不停接收巫统议员有所不满、感冒。他们担心土团党会变成巫统2.0,更担心安华拜相之路有变。虽然说安华拜相已随着中选国会议员而踏出重要的一步,只是还需要步步为营,尤其是与首相敦马哈迪之间关系。他们也有把心中的担忧告诉党领袖,不过,党领袖告诉他们没事,党主席知道怎么处理。

有了20年前的经验,安华心里有数,要从马哈迪手中接过领导棒子,需要的不仅是耐心,更要有应对的智慧。对外,他必须表现出对敦马的领导有信心,减少任何可能破坏他接任首相的问题发生。对内,安华必须牢控党权,减少党内对阿兹敏的破坏,以免节外生枝。

或许是骆冰多心,你是可以放心的认为,马哈迪在波德申补选为安华站台后,已经破除了和安华之间的不合传言。只是,今天我们谈的是政治权斗,土团党接收巫统议员不单是为了加速控制国会的三分之二多数优势,这间中更和两年后的新首相接手有很大的关系。#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