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一心一意,旨在反映大马人民的团结、理解、和睦的人文精神及期许。这些年的努力,你给西马半岛的种族和谐打多少分呢?

2018年8月31日,举国人民都在欢庆独立61周年。今年国庆日深具意义,经过3届大选的努力和坚持,国家顺利改朝换代。很遗憾,各族间的种族关系并没有随着新政府的出现而取得大跃进,反而正处于敏感时期,国民融洽与和谐再次面临挑战。

西马半岛的种族关系很脆弱,马来人至上和宗教经常被搅合在一起,加上政治人物和社会极端份子的叫嚣,加剧种族的社会纷端的复杂性。政治上有极端政客,政府中有思想狭隘和官员和政治领导,只要这些人为了各自的利益、别有用心、加以恶意挑拨离间,即使无法达到分裂社会,足于让各族间的关系陷入紧张与猜疑。

因为西马的政治是以种族和宗教路线为基本盘,多数思想“单纯”又对内情一知半解的民众,很容易就会被政客或宗教极端主义份子牵引。这是社会现实,不容我们否认。一个闲来无事的马来男子,突然跑进去非清真的地区向兼职推销啤酒的推销员发飙,足见社会中存有太多“恐龙”思想的民众。

- Advertisement -

武侠泰斗金庸写过,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虽然说,西马半岛脆弱的种族关系或许不会在一瞬间即可崩溃,但是,各族间的猜疑若处理不当,对社会进步和谐发展都是一种阻力。今天,我们都生活在这个社会中,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啊?

大家都觉得,半岛的种族问题源自当年英国殖民者的“分而治之”政策。不过,如果我们深一层的去了解当时的背景,分而治之不完全是殖民者刻意制造,这跟当时的社会发展有很大的关系,印度人被安排在园丘过日子,华人主力在城市找生活,马来人在乡区耕种,这情况是随着发展需要而自然成形。

2016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日,主题与2015年相同;一心一意(Sehati Sejiwa)。此主题旨在反映大马人民的团结、理解、和睦的人文精神及期许。这些年的努力,你给西马半岛的种族和谐打多少分呢?

建国61年,国民间的共同性远超过于差异性,为了团结,更应该强调共同性。一些政客故意忽略共同性,故意凸出各族群间的差异性。庆幸的是,喜爱和谐的马来西亚人比爱搞分裂的偏激国民多,种族和谐还是保存在一个随时会失衡的中心点。

相较于东马,马来半岛虽然更早争取到独立,半岛的种族关系却远不及东马。东马族群比西马更复杂,各族之间所展现出的情谊,更能互相体谅、包容和尊重,都比西马强。

大家都清楚知道,政治稳定和种族和谐是国家进步繁荣的重要元素,惟这两个元素近年来因为我国出现两线制逐渐遭到破坏,令人感到遗憾及不安。无论这些人士是基于本身的政治考量或是为了捍卫本身的族群权益都好,大家都必须接受,社会在进步,没有理由大家要继续把人民的思维困守在一个框框里。

最近,《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成为最热门议题。很多人在还没有深入了解这个公约内容,就断然拒绝、反对签署。就连主张“我们都是一家人”的公正党开明巫裔领袖,在触及这个议题时也变得谨慎。因为这个公约已经从社会公平议题,变成政治课题。

巫统失去政权后,越走越极端,绝大多数巫统领袖都把自己的失去怪罪在马华和民政党,无法化解希盟领袖向人民进行的“洗脑”。因为没有及时消毒,导致巫统政权跨台。这政权一垮,巫统从政坛老大,一夜之间变成随时会崩盘的反对党。

- Advertisement -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ICERD)是一项联合国公约。作为第三代人权文件,公约要求其缔约国消除种族歧视和促进所有种族间的谅解。该公约也要求各国以法律禁止仇恨言论,并以刑事手段惩治种族主义组织。

该公约由联合国大会于1965年12月21日通过并开放签约,1969年1月4日正式生效。至2013年1月,已有88个签约国,177个缔约国,并设有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监督。

自独立以来,部分领袖、政府机构的措施及有关当局未有采取坚决的行动,对付散播极端和憎恨言论者,予人“纵容”或“偏袒”某方的印象。要克服上述问题必须从根本做起,对症下重药,方能一劳永逸。人民能做的就是互相理解及尊重,不要向下一代灌输不良的种族思想,拒绝在网路上“闻风起舞”。或许有朝一日或有真正融合的马来西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