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欧芙伶

pp2pp1“这是大马第一次有四面台的音乐剧,演员在多层面的舞台上,观众可以从四面八方看到不同角度的他们,特别是一开场就念药师佛圣号,非常壮观,40多位演员鱼贯入场,然后进入佛说法的时代,其时宣说药师经: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游化诸国,至广严城,住乐音树下……所有的人,包括观众都在听佛陀说法。这是很大的场面。有一种宇宙观。”继《释迦牟尼佛传》、《天心月圆》、《雪域上的光芒-文成公主》、《遇见观音》等音乐剧后,这是导演何灵慧的最新的作品;百万制作《药师如来音乐剧》最震撼的场面。

何灵慧
何灵慧

导演何灵慧说,在大马制作音乐剧不简单,都是从无到有,特别是在体育馆呈现,需要搭舞台,需要观众,需要经费,或者就像舞蹈大师林怀民说的:“在这世界表演的舞台上,我们都是乡下的孩子,只能咬着牙往前走。”

不过让灵慧最开心的是,这次的音乐剧又回到1999年释迦牟尼佛传的感觉,原班人马,作曲是黄慧音,灵慧和慧音是老朋友了,每次合作必擦出火花。

还有编舞的杨淑琳,演员周博华等,灵慧说,这样的组合一定有它的因缘。毕竟有多年的合作体验。有人问灵慧,这样会不会一样的?灵慧说:一定不一样。

- Advertisement -

“曲风不一样,呈现方法也不一样,现场演凑,编曲是阮柳韵,带领现场12位乐手一起演奏。”

“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四面台。四面,我没有得躲的。”她笑说。

“包括灯光音响都是很大的挑战。要照顾360度的方位。以前只是对前面的观众即可,现在是四面八方都看得到,处理上满考功夫,特别是音乐剧,进出场数很多,人也很多。”

问她为什么选蒂蒂旺沙体育馆,她说,容纳的人数刚刚好,加了椅子可以容纳一场2300人,四场一万人。刚好就是他们要的人数,而且去看场地时,感觉磁场不错,最后一排也很好看。

pp3用艺术弘法

说到佛教艺人,就会想起周博华,确实,博华这些年做了很多佛教的慈善活动,前年,博华有一个慈善活动刚好和灵慧一起去了台湾,晚上就出去逛,跟着一班年轻人,灵慧就说我们两个老人家不能走那么远,结果年轻人就去逛街,这两位在佛传和天心月圆就一起合作的老朋友,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聊天。

今年的药师如来音乐剧,灵慧就想到她:“音乐剧里有一个角色我觉得很适合你。演一位女医生,我有点惊讶,你叫我演一个女医生?我像吗?”博华端详自己哪里像医生。

灵慧就说:“你有那个庄严相”。在剧里博华演一位女医生,发了药师佛的第七个大愿。到小部落去行善。去救济贫苦的的人家。

周博华
周博华

博华演过灵慧两部音乐剧,佛传和天心月圆。跟随佛传到新加坡和南非巡回演出。记得那时候,她的儿子刚出世,出发前,孩子麻疹,真是不容易。后来更参与了另外一部音乐剧《圆满的生命》,也远到杭州演出。

她说“已经很多年没有演音乐剧,当灵慧找我的时候,我在想还能不能胜任这个工作。太久没有做了,但是我觉得我们做音乐的人,不能太快就认输。这个部分要尽力做好,就是把它做好。“

“虽然我过去参与音乐剧的场数不是很多,却从中学习到很多东西,我觉得它带给我音乐的生涯,是从这个阶段去到另外一个阶段。对我教学的经验上也有很大的一个帮助。”

对这次演出的感想,她说:我其实满震撼。练习时发现有几重唱,气势很大。那感觉很殊胜,超过十年没有合作,感恩有这样的机会参与。本来只是演那一幕,来到之后,灵慧说看看有什么歌曲可以一起唱的。发现很多歌曲都很大气,还有庄严的场面。“

“四面台,又是演音乐剧,我觉得有点难度。设计舞台,人要怎么站都是一门学问。以前我看张学友的《雪狼湖》也是三面舞台而已。“

博华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小时候妈妈带着学佛,现在每天早上都会做早课,除了大悲咒、心经,也念药师咒,关于与药师佛结缘,她说:“妈妈教会药师咒语之后,就一直念。其实那个力量是非常大的,有时候生病或遇到一些问题,念这个咒语的确带来一些感应。之前有朋友进医院,除了念大悲咒,也持药师咒水给病人。“

“她说:从小就念药师经,就知道药师佛的十二大愿。”而《药师如来音乐剧》正是体现药师佛十二大愿的精神。

喜见博华再续音乐剧的法缘,但是她却告诉我们她其实满佩服灵慧,“过去所筹备的音乐剧每一次都遇到很多的困难,灵慧都抱着一颗不死之心去解决当前所有的问题。她真的有佛光普照,每次一关又一关的走过。“

林怀民曾说,台湾是创作的好地方,提供挫折刺激和美好的天空。 在大马也一样,最好的和最苦都在音乐剧的路上。

当满亚法师说,不要让艺术家改行的时候,特别感动这些台前幕后的艺术工作者。

博华说:“我听了满亚法师的开示后,才知道用艺术来弘法有这么大功德。我觉得我是很幸运的。这也是唯一我们可以做的比较好的部分,去做别的事情我可能没有办法,自己擅长的可以做一些布施和结善缘,我觉得很难得,也可以做到的事情。“

“每个人只要她愿意尽一点点的绵力,那个力量就会累积而大。我希望我是其中那个小小的绵力,集合大家的力量可以做一些大事。这就是我们的心愿。希望是越做越好的部分。尽一点我们佛教徒应该做的事情。”

就像灵慧说的博华有她的影响力,在艺人界,她做蛮多的慈善,是佛教界之光。佛教界的艺人,一想就想到博华、黎升铭,这个很重要,我们要珍惜。

陈淑琳
陈淑琳

因音乐剧结缘再合作

陈淑琳,周博华,何灵慧,他们都是年龄相仿,灵慧71年次,博华大她两岁,淑琳大她一岁。

她们一起在《释迦牟尼佛传音乐剧》结缘,当时淑琳在佛传编舞,博华演摩耶夫人。多年后,大家又一起合作,拨弄整个因缘。

作为《药师如来音乐剧》的编舞,淑琳说,音乐对她很重要,“我一定要很熟悉,才会有灵感和想法,音乐会有画面。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有古印度,有现代,有琉璃世界,它不像文成公主,文成公主有历史性。药师如来不一样,穿透时空,根据每一个时间点发生不一样的事情,就需要不一样的画面处理。“

淑琳说音乐剧中有一幕,是玄奘大师取经,李瑞强演玄奘大师,她和瑞强也是十多年的合作伙伴。当年他们一起演佛传。去年她也参与瑞强的《三十三观音》的演出。

对于舞蹈画面的处理,淑琳说,大部分来自音乐的灵感,也有时候在构思某个情节时,晚上梦中会出现一些画面,她有尝试把那些画面编出来。“《文成公主》里头有一幕,千手观音,她梦到的画面是一尊一尊观音出现的,文成公主开场就是一尊一尊观世音菩萨,非常的庄严。“她这样形容时,我想起日本京都的三十三间堂的一千零一尊观世音菩萨,三十三间堂里,120米长的空间,站满一千零一尊观世音菩萨,而且无论从那个方向看,都感觉观世音菩萨在看着你。”对,对,就是这样的感觉。“淑琳说。

有时候已有画面,梦境里就会看到那个画面的呈现。就知道是这个感觉没有错。她觉得是佛菩萨在给她的鼓励。

对灵感的撞击,她说:需要静心。让自己静下来,就可以不一样。本身开办舞蹈学院以及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生活非常的忙碌,平时观呼吸把自己静下来。她说喜欢这样的生活。

- Advertisement -

和佛传时的比较,她笑说,最大的不同是体力, “排练8个小时,那个体力已经疲惫到不行了,但是在开车回家的路途上,很欣慰,觉得又完成了一个使命。”她笑说不知道是不是使命,但是现阶段是非常享受整个过程。

四面台,淑琳说在排练时需要做不同的实验,让观众前后左右都要看到好看的画面。问她怎么做。她说:以往的经验吧,做了出来,好像电影,拉远来看,那个画面需要加强,那里需要简化。“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