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马华若跟巫统划清界线,华裔同胞就愿意在来届大选支持马华公会,让马华成为第一大华基政党吗?答案是不可能的。

下野的马华公会正式迎来“魏马配”,回想那些年他们在马青的日子,魏家祥是总团长,马汉顺是署理总团长。前后不及5年,这组合又再显现,这次他们领导的不只是马青,而是整个马华团队。

从2008年到2018年,10年内,马华换了5位总会长,从黄家定交棒到翁诗杰,翁诗杰到蔡细历,蔡细历到廖中莱,廖中莱再把马华总会长这个重职交托给他最信任的署理总会长。这在马华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可惜,这一系列的交棒程序并没有让马华越换越强,反而越换,战绩更惨不忍睹。

这一切说明了马华在全盛时期,即使党内有斗争也会被当权派强行压下;只有在马华最弱的时期,我们才有机会看到马华大换血。只是在经历过两次大换血之后,马华还是走不出自陷的政治迷局。

- Advertisement -

新的领导班底是由两位马青出身的领袖挑大梁,魏家祥只有50岁,马汉顺53岁,属下的4位副总会长人选都年介60岁以下。这个阵容,虽然不让人惊喜,至少给正面临严峻挑战的马华公会注入新的元素。在这样关键的时刻,马华更需要表现出包容的决心、和解的勇气与团结的意志。马华需要的不只要团结一个政党,更要团结整个华社的政治力量。

竞选期间,有党员不满魏家祥的健康问题被人拿来大作文章,这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竞选期间,有人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要打击对手,在内部指责来指责去。还好,这次党选,马华全国的代表作出一个很团结性的决定,将整个领导班底交给一个竞选团队,避开了发生领导层不稳的局面。

现在,一切已尘埃落定。“胜者为王”的意思就是整个格局是由抓权的人为主导。马华现在是由魏家祥领导,党员寄望这两位年轻领导人,不仅是要重现带领马青时那种敢怒敢言精神,更重要的是,必须要敢作敢为,敢为人所不为的魄力,马华才有机会重新在华社和国家政治主流上立足。

有领袖认为,马华不需要像廖中莱那样海纳百川,因为事实印证了,到最后大海还是纳不了百川,因为有些川流中途被堵住。廖中莱真正做到海纳百川吗?只能说,理念这个东西,你可以说的好、写得妙,但在执行上未必能尽如您意。马华内部如果继续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没有办法团结一致,如何一鼓作气?

团结一个政党需要的不仅是开明领袖,更需要能接纳批评的勇气。竞选输的未必需要进入领导团队,你可以继续在外监督表现,只是,切莫再玩弄党员情绪,滥用人身攻击。党领导层需要共同上下的信任与尊重,再大的争执、冲突分歧,在党的面前,在国家面前都显得非常渺小。

竞选是民主赋予的精神,竞选过后就要回归团结,这一直是一个令人困扰的政治问题。放任差异扩大成冲突将永远无法走向共同的未来。马华需要团结奋斗而不是内部恶性竞争。就如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告诫全党,要“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面临敌对势力的颠覆危险,需要强党。

- Advertisement -

今天的马华公会被脱离国阵这个议席给困扰,很多人包括那些不支持马华的华裔选民都认定,马华唯有脱离国阵才有明天。当今现实是,马华脱离国阵要如何走出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再现实的问,马华若跟巫统划清界线,华裔同胞就愿意在来届大选支持马华公会,让马华成为第一大华基政党吗?答案是不可能的。

脱离国阵若有明天,马华应该放胆去做。怕只怕明天过后,看不到后天就会很糟糕。脱离巫统,马华若在来届大选独立上阵,到民主行动党的选区竞选,这些以华裔选民为主的选区难道就会把票投给马华?在作出任何决定前,马华必须全面思考,计算出一切的利与弊,因为政党的强大不是以党员为论据,而是以所赢取的议席多寡来决定。

马华当下,不急于讨论来届大选,是否要继续在国阵旗帜下竞选。国阵已经名存实亡,何必去浪费心机。更何况,无拉港州议席证明,马华即使独立竞选,选民未必会买你的账,既然如此,要把重心放在这个模棱两可的议题上,不如把精神和资源放在如何把管党治党和强党这些环节做好,这样才有机结合站起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