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名光在美国杜佩郡青年交响乐团指挥长达36年。
谈名光在美国杜佩郡青年交响乐团指挥长达36年。

国际著名交响乐团指挥家谈名光于63年前离乡背井到海外追寻音乐梦、积极探索音乐之路,近日重返家乡槟城长达一周,现年83岁的他大赞槟城在经济、社会等方面发展已逐步追上西方国家水准,惟在音乐文化方面的发展,仍须很大的进步空间。

谈名光(左)和温文京。
谈名光(左)和温文京。

63年前离乡追梦

也是美国DEPUA L.大学音乐系指挥退职教授的谈名光解释,本土的音乐文化发展比起63年前来说,虽已有很大改进,但与西方国家水平相比就有天渊之别。为了音乐事业迁居美国,并在当地成家立业的他指出,音乐发展在美国这125年以来已有了基础,人才和经济能力都不是问题,但在我国,譬如槟州交响乐团,成立30多年还不稳定。

“尤其古典音乐,现今越来越少人懂得欣赏,它所面临的挑战就如报业所面对的挑战一样。”此外,师资方面也是个大问题,他说大部分音乐家都选择到国外发展音乐事业,愿留在国内的人并不多。他赞赏陪同他一起接受《光华日报》专访的槟州交响乐团主席拿督温文京,因为后者在国外毕业后返槟为音乐付出很多心血。

“温文京的精神和魄力是我办不到的。他的梦想是开办音乐学府,不过如今这愿望似乎遥不可及。”

- Advertisement -

79岁的温文京是槟州最早期、最有经验的小提琴导师,教过的学生数以千计,桃李满天下。不过,他很多有能力出国继续学习音乐的学生在修完课程后,大部分都直接往外国发展,不愿回来大马,因为要在大马发展音乐事业真的不容易。

温文京于1980年成立槟州交响乐团,为该乐团付出多年心血,每个月只有500令吉的津贴,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他感慨如今举办音乐会能有半数出席已很满足。

谈名光在锺灵100周年的音乐会上与李佩玲(左)同台演出。
谈名光在锺灵100周年的音乐会上与李佩玲(左)同台演出。
谈名光为槟城锺灵中学钢管乐团担任指挥。
谈名光为槟城锺灵中学钢管乐团担任指挥。

学音乐没捷径

谈名光提到,音乐教育在美国向来受到家长重视,大部分家长都会趁孩子还小的时候参加音乐活动,培养他们对音乐的兴趣。

“学音乐不代表未来就要当音乐家,很多医生、律师都学过音乐。通过学音乐的过程,可训练小孩子的纪律,这绝对胜于他们把时间用在玩电脑、手机、逛街等。”

他说,现在的孩童玩电子游戏,很快就能得到满足感,但是学习音乐没有捷径,只有努力,所以当他们长时间专心、认真练习,就能培养出纪律。他的孩子们都在音乐环境下,难免受到他的影响,其中一名孩子念大学时也往音乐方面发展,双修作曲及英文系。

谈名光(前排右2)日前返乡,并与在槟城的亲人相聚用餐。
谈名光(前排右2)日前返乡,并与在槟城的亲人相聚用餐。

获奖学金留美

音乐就是时间和精神上的寄托。

- Advertisement -

即使谈名光10年前已退休,计划到处游山玩水、享受天伦之乐,但基于对音乐的热忱,以及抱持饮水思源的心态(回到起点),在锺灵百年校庆时,谈名光应邀为槟城锺灵中学钢管乐团担任指挥,在音乐会上也与参加《中国新歌声》而爆红的李佩玲同台演出。

谈名光于1954年毕业自槟城锺灵中学,曾在该校当英文及数学教师,后来踏上追求音乐梦之路,远赴台湾师范大学修读音乐系。巧的是,他在台湾碰到一名美国指挥家,亦是恩师,获得对方欣赏及认可,被推荐到美国著名的西北大学修读小提琴学士,而且还获得全免奖学金,让他直呼真的太幸运。

后来,他意识到国内外音乐水平的差异,为了要吸取更多有关音乐的知识,他在硕士课程中修学音乐历史,从而提升自己。结束数年的大学生涯后,他曾担任芝加哥一家24小时不休的古典音乐电台WEFM的项目主任,后再投身于指挥职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