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奕进

当年看厌了的面孔将不再出席
在那曾经囚禁梦想的课室
窗外的老树托住青春的羽毛长得好高
白蚁悄悄迁徙,蛀空潜藏在暗角的记忆
时光成为满地木屑
骑劫路过的风,顺势
抚摸着一座密集恐惧的城市
我的眼睛被禁止睁开
除非以泪水认同
蜂巢,作为单人床的蜗居地
然后醒来
看看生活多么千疮百孔


杜忠全编后语

- Advertisement -

文艺光华自2010年4月开始至今,已延续了6年又2个月,本期文艺光华是最后一期,因此略说几句话。

接下组稿任务之初,担心稿量不足,因此尝试拟定主题来征稿和邀稿。如此约半年,大致撑起一片天了,遂采自由来稿刊用式。这期间,有老朋友也有一些新朋友陆续供稿,才有这么几年的文艺园圃。如今拉下帷幕了,谨此向读作者致以深深的谢意。

- Advertisement -

文艺版暂停,这固然让人惋惜,岂不知当初的组稿之约,只说试做1年(不得不提,是前总编辑已故胡锦昌敲定此事的);1年之后,却默默任之延续。如此看来,后面的5年又2个月,大可说是红利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