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奕进

卡车运来文明的杀气
和侩子手一起
碾碎同伴干枯的四肢

- Advertisement -

一场单向的战争
一次无恨的杀戮

西风把锯齿的磨牙声
吹散
震颤的内在
被年轮围成外在的摇曳

站立、行礼、躺下
过程像是
为一座山丘理发
尝尝生命秃头的凉意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